枕清秋

可以称之为阿秋.常年ooc
目前沉迷梦间集中.全真教是宝贝♡
吃杂粮长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爬墙
没有车,因为不会。所以全是清水。
写作只是让自己图个乐子。
谢谢♡

墨蛇君:

一个燕蛇二战paro。两人都是恶役,轻微的三观警示注意。

蛇是那种会做人体试验的医生,早在战前就收养了一个犹太小孩也就是燕。某蛇是那种不太关心种族问题的人,也就是说,他既不太把犹太人当人也不太把雅利安人当人,只把飞燕当人看【。】即使后来在种族政策的大环境下他也没放弃飞燕,千方百计隐瞒飞燕的种族问题,确保飞燕在自己的势力下非常安全。但除此之外,某蛇的人道主义罪行可以说是令人发指……战争结束的前夕,蛇给燕伪造了一个清白的身份,把他赶走了。蛇被作为战犯关了起来,精神也有些失常,燕则借助假身份冒险混进了关战犯的监狱来照顾蛇,给头发长年没有得到修剪而长长了的蛇梳头什么的……结局是燕...

878

说大学轻松的我给你一个棒槌。

1

【浮生天罡】雪-天罡视角

-私设浮生小时候是单纯的小孩子。不适致歉

-ooc

-浮生天罡?天罡浮生?


下雪了,雪薄薄一层覆在黑发少年郎肩头。

天罡正要随着无剑前往剑冢,而终年无雪的终南山,竟然也下雪了。

“天罡,冷吗?”无剑偏头询问道,“冷的话,把这披风拿去吧。莫要受了寒。”天罡淡蓝色眸子里在一瞬间辗转过一些许温柔,像是春日寒冰化开后的流水。不过只是一瞬息,那弯水又变回了寒冰。


“修道之人,怎会这等冷都惧怕。”一手推开了无剑拿着的披风,“倒是你,不如多穿些许。莫要未到剑冢先于中途倒下。”无剑听闻,轻轻一笑。不再多言。


无剑性情活泼,倒也是聒噪的紧。明明年...

10 43

普通混圈防尴尬需知

夔周:

从一些我遇到过的尴尬事中总结出来。
里面也有小部分是我自己踩过的雷,后来慢慢回味过来真的很尴尬……
——————————————

1.
如果你是所谓的“小透明”,请放心,太太绝对不会因为你是小透明而看不起你的。

2.
不要动不动把“我只是个小透明/渣渣”“小透明可以XXXXX吗”…等等句式挂在嘴边。不要以任何贬低自己和拉开距离的句式夸赞太太,吹太太就正常的吹!把他吹上天都可以但千万别这样!至于原因……就是因为真的很尴尬,非常尴尬!没有交流讨论的意思就别带上自己来烘托别人了:(

3.
小透明不代表渣,但热度高到一定地步就一定有其过人之处。如果你新混圈,多多展现自己水平自然会获得热度...

雪-浮生视角

-天罡浮生

-ooc预警

-加了一些私设和人物理解。冲突致歉

-剧情过于唐突了。致歉。


窗被吹开,凛然裹挟着寒气的风涌进。徒留寒霜在屋里拥挤,窗户又一合闭上。

榻上少年稍动,其微弯曲的褐发软趴趴伏着,相互缠绕交叉。他如此模样不似往日里俊俏少年郎,倦意在他金色眸子里徘徊。

风一度推窗入,这次竟引来了一些白色颗粒。细细小小,落在手上像是小小的银针捻了一般。他慢挪着步子,关上窗户。倚在窗前木椅上倒上一壶热茶,白色温暖的雾气流散。

雪,依旧漫漫。

他微阖眸子,在清醒和混沌之间流离辗转。


那年,亦是雪天吧。


当年家中将他送入灵虚师父门下...

7 16

突然觉得浮生应该是个挺可怜的孩子。
小时候虽然是全真教的。但其实都并没有入门,没有天罡那种的被宠着长大的师兄弟情谊。
在中都长大。中都王府的生活。
那么为什么被迫离开王府离开故乡呢……
之前假扮绿竹应该是浮生非常快乐的日子吧。
但是最后一切暴露还是什么都没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同伴,浮生只有利益关系……?
到头来还是他自己,望着天上月。
浮生在自己剧情最后。也多次强调只是如果。
“如果一切结束无论结果,如果还愿意实现当初诺言,吃遍美食的话……回中都如何?”
自然是好的。
因为你一直一个人,太孤单了。

20 42

沉迷天罡宝宝……场面一度失控

2 1

作为全真教批发大队小队长。我已经开始打算强娶他了……

25 23

今天的秋水抢绝杀了么x

☆对于秋水总是抢我绝杀的怨念
★只是写着玩玩(^し^
☆日常向

今天的无剑带着归一和秋水师兄弟以及某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刀剑铃们去拔玉箫腿毛。

“师兄,这些就交给我罢!”归一感觉到力量澎湃,一招流星赶月正要从剑锋溢出。
“师弟且慢,”恰时秋水手搭在归一肩上,微笑道“送上正途,自然要以德服人。”随后压制住了归一的剑气。

有了师兄这一句话,归一突然感觉满身怒气都消解了。抱着剑站在师兄身后悠悠的看着师兄。

随后秋水一撩衣袖,笑眯眯对着魍魉王。开始说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浪子回头金不换诸如此类的道理。

这一说不打紧,把听不懂人话的魍魉王说的晕头转向也不打紧。

重要的是。时间,太久了。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无剑捂着头,一脸生无...

15 40

归一秋水脑洞(x

☆抽到归一剑放飞自我

★严重ooc警告,擅自加设定…

☆可能会尴尬癌爆炸吧…

★逻辑混乱+小学生文笔


“你名归一?”蓝衣少年在自己面前笑意盈盈,“我乃秋水,是你的师兄。”

“师兄……”


这一声师兄,就是一个永远无法化解的心结。


“师弟,这次你我初次携手下山的任务,你可害怕?”秋水一边用梳子轻轻捋顺归一的头发,一边问着这个小小少年。

“只要师兄不要每次都赶在师弟面前谈心论道便好。”

“重武轻道可是习武大忌,你再如此,我可便要好好教育你了。”

归一不再说话,任凭秋水给自己梳理头发。

“师兄,怎又编出了麻花辫……”归一叹气,嘟囔着...

7 33
 

© 枕清秋 | Powered by LOFTER